風越來越大,路越來越窄,我們把帶來的衣服全都套在了身上,還是抵禦不了那陣陣寒氣。趁在“千尺幢”下等候的時間,我抬頭看看,透過這個峭壁大裂縫,我看到滿天閃爍的星星和山腰上晃動的手電光交映在一起,頗為壯觀,望山下,“遊龍”一串,緩緩而上,我仿佛駕身與仙雲之上,有中飄飄然的感覺。踏上了“千尺幢”的第一個台階,我心裏就開始發抖了,望著踩著我頭頂向上攀登的人,麵對倚天峭壁,我提起十二分的精神,全神貫注戰戰兢兢地手握鐵索,一步一顫地向前挪動著身體,要知道,這可是"天下第一險"的第一關呀.在勉強可以承接半隻腳掌的台階上,我們手腳並用艱難地向上攀登著,三百多個台階整整讓我爬了半個多小時.在我剛想喘口氣的時候偶爾抬頭一看,哇,前麵的路更讓我吃驚,那就是最險最難的"百尺峽"了,這裏的山勢兩壁高聳,峭壁中高懸著一塊巨大的山石,下麵一條小道隻能容一個人半蹲著身體才能通過,望著那半懸的巨石,象隨時會掉下來砸向從下而過的人,真是膽戰心驚.....

我氣喘噓噓,實在走不動了,可是我那小表妹卻依然健步向上,我隻好緊緊追趕。下一站是第三關“老君犁溝”。溝在山之傍崖,東邊是陡絕的石壁,西邊是高深莫測的淵穀,石階兩側,寒索夾道,勢若登天之雲梯。這裏地勢險要,相傳道教始祖老子當年在華山修煉,見人們鑿道艱難,於是夜驅座下青牛,犁成此溝,作為登山的通道。溝盡頭為猢猻愁,其難以攀援,連猢猻猿猴也望而發愁。

再向前就到了“金鎖關”,這是通向東,南,西峰的咽喉,又叫通天門,它也是氣溫的分水嶺,有“過了金鎖關,又是一重天”的俗語。關頭鐵鏈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鎖子,據說兩個心愛的人把雙方的名字刻在鎖上,把鎖鎖在鐵鏈上,之後兩人一起把鑰匙從山頂扔下去,以示永結同心。難怪有這麽多的鎖子加盟,使之成為名附其實的“金鎖關”。

“ 鷂子翻身”是一塊三麵淩空的巨石,遊人必須緊握鐵索,麵壁挪步,石崖盡頭,兩處互不相連的石頭斷了人的去路,遊人要象鷂子一樣小心翻身而過。要不是沒有了退路,打死我我也不會冒這個險的。

經曆了“千難萬險”,我們終於爬上了東峰頂,此時正是最冷最黑的時分。隻聽得鬆濤陣陣,透過高大的樹冠,看見漫天繁星猶如綴滿枝頭的野果,給這山野平添了幾份生動和情趣。“太陽出來了”,隨著一聲喊,山頂沸騰了,我看了看時間,六點零八分,就為了這一刻,我們辛苦了一個晚上。放眼東眺,一片紅霞從東方升起,太陽從霞光下慢慢抬起了頭,她悠悠然地浮出雲層,宛如一隻碩大的蛋黃包裹在橘紅色的外殼之中,越來越紅,越來越大。表妹將太陽緊緊的托在掌中,我一按快門,留下了“少女托日”的美麗瞬間。此刻,萬道霞光穿過雲層直射大地。“太美了,太美了!”新的一天就這樣開始了。

華山最險要的就數“長空棧道”了。在九十度的千丈絕壁之上,用鋼釺插如石中,上邊鋪著木板,板下是萬丈深淵,有幾個膽大的朋友手拉鐵索,垂直而下,我隻能“望棧興歎”了,我怕一失手成千古恨。

東峰崖邊,那形如手掌的巨石名曰“華嶽仙掌”,為關中八大景之一;在玉女峰(中峰)上,我仿佛聽到了陣陣悅耳的蕭鳴;西峰頂上,山聖母對愛的執著,小沉香劈山救母的壯舉留下了千古美傳,我們也在那靠山而立的大鐵斧前留影紀念;“舍身崖”前,極目遠眺,四周群山起伏,彩雲繚繞;“韓愈投書處”山勢險惡,難怪我們的韓大人也會驚恐失色,將隨身攜帶的詩書投於山下。

回望山下,奇峰峻嶺,幽穀險道,巨石秀木,美麗傳說,華山的一切都是那麽的誘人,站在高高的山頂,我感慨萬分,“自古上山一條路”的華山終於被我征服了。

現在雖說有了棧道,但如果要真正體驗華山的險峻.